一个语文老师的书写欲望 - 朴素观点 - 慢点书栈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朴素观点 / 正文

一个语文老师的书写欲望

作者: 慢一点 发布: 2013-9-10 分类: 朴素观点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对朱个来说,为什么会选择当一名高中老师,是自己至今都想不明白的问题。文科毕业、喜欢和孩子接触、爱读读写写,成为语文教师是很自然的选择,但很多人知道她的职业时,还是很惊讶——教育“90后”的辛苦操劳与安静的写作状态,始终让人觉得矛盾重重——即使他们是最接近文字本质的那些人。

“我们被要求得很多,而工作业绩又不能完全依赖自身的努力,是要通过另一人群去证明的,有时候就有了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感。加上其中的一些弊端,如果不找一个出口的话,我很怕自己会人格分裂,所以选择在业余时候开个小差,写点东西。显然,只有这个时候是真正愉悦的。”朱个说。

从事其它工作,下班后起码可以有相对完整的时间段,而日复一日的教学计划、繁重的备课任务使一线教师往往在人们心里是“挑灯夜战”的一群人。为了在工作和写作之间切换心绪,朱个往往需要抽离工作外好几个小时,才能认真写一小段时间。

尽管如此,她还是坚守着这份工作,努力在其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平衡。“人生是一个不断面临选择、做出选择的过程。主要的问题是在于选择以后,能不能承担起随之而来的一切后果。如果能,当然很好很勇敢。以我的性格来说,我肯定会选择写作以外的职业来支撑经济的独立,以免哪天码字养不活自己的时候,不至于依靠任何人。”

小时候的朱个有些自闭,上妈妈厂里托儿所时,她经常搬个小凳,独自坐在班级门口看大人们走来走去。成人的世界对她来说是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和隐喻的总和,交织着无穷无尽的可能性。她喜欢观察外界,并借内向的性格获取片刻安宁,用自己独特的角度去观察一切进入她生活的事物。

在小说里,朱个擅长于运用对各种关系的审度和把玩,使得原本平淡的生活情节充满韵味:“产生意义的不是人本身,而是人和人的关系。好像任何事情的发生都脱离不了‘关系’,我最迷恋的就是审视各种关系,观察它,把玩它,运用它,时代的演变发展无不体现在各种关系的变化上。

对于“关系”的迷恋,也使朱个的小说多以相对封闭的小镇为叙述背景。在她眼里,小镇上可以发生在大都市不可能实现的事,也因此成为故事发生最好的来源。“小镇相对于我以往熟悉的城市,是个很小的社会单元,人与人距离近,关系复杂和浓缩,很多在城市里可以大而化小的纠葛,在小镇就表现得密度很高,浓得化不开。人与人之间知根知底,无论是谁的隐私,只需剥离几层薄脆的外衣,就能被赤裸裸呈现在眼前。

在她的小说里,你很难读到宏大的叙事和构架,她将江南女子的细腻揉捏在对于小镇生活的复现中。小说《一切是怎样发生的》里,两对相交甚好的爱侣在日渐单调的生活里偷偷完成了角色的对换,爱与恨在时间与机缘的作用下变得一文不值;《夜奔》中,她又转投对于婚外情心理的精细刻画,字句之间的精密串联和隐喻使小说充满曲折的意蕴。叙写小人物的情感生活时,她的写法灵动从容,评论家程永新称之为“在委婉的描述下面,潜伏着人性浓郁的情感波澜”。

在大量阅读中,卡夫卡、马尔克斯、博尔赫斯、图森都对她产生过影响,她也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书写方式。她眼里的好小说,不应该只为讲述而讲述,而是语言流畅和叙述节制的,并能拥有自己的独特视角与智慧,能赋予读者不可言传的回味感。在写作中,她也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着。在与她同时代“80后”作者纷纷开始尝试文本实验与“新小说”时,朱个却回归了传统内敛的写作。

“我更年轻一些的时候,也会很热爱染发烫发,画彩色眼影,喜欢高跟鞋。也写过一些好像很‘坏孩子’的文章,做过一些字词排列组合的游戏,但我很庆幸这个时期很短暂,已经过去了。这跟写作观念也是一样的。文本的实验到法国新小说派那里就已经被玩得差不多了,他们早就已经证明了文字也可以是物质的,如果我们还要跟他们一样玩,就有点人为延长青春期的意思了。”在她看来,最先锋的小说不是在形式上标新立异,而是能探求当下时代的特征,表达现代感,并把这点放在第一位。

“我希望我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”她这样评价自己的文字。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 朴素观点  老师  欲望  努力  生活  工作  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邮件订阅更新内容
关于&联系
图标汇集
友情链接
控制面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