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夫一妻制保护了男权至上的渣男 - 人生感悟 - 慢点书栈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人生感悟 / 正文

一夫一妻制保护了男权至上的渣男

作者: 慢一点 发布: 2013-11-24 分类: 人生感悟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忽然想起《红楼梦》中的贾瑞。

众所周知,贾瑞出现在《红楼梦》里,主要不是作为一个笑话存在的,而是用来衬托重要人物王熙凤的心狠手辣的。不过这个次要又次要的人物,仍然可堪玩味。

贾瑞觊觎王熙凤,不足为奇,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他的自信。他凭什么认为王熙凤会愿意跟他苟且?或者说,贾瑞有什么优势可以让王熙凤有所图?

首先,贾瑞貌不出众,贾府上下清俊的公子哥儿比比皆是,他肯定不在其中。

其次,贾瑞是族里不入流的子侄辈,整天挨骂。

第三,贾瑞家境贫寒。

第四,贾瑞毫无才华。

反观王熙凤呢,美艳风流,恍若神妃;精明能干,聪慧机灵,是整个大家族的管家;出身豪门大族,嫁得又好——她怎么可能冒着风险俯身于贾瑞这样的人?

穷措大追求美妇人不足为奇,不外乎就是吟诗送画、嘘寒问暖、赠予礼物,倾尽所能博美人一笑呗!但这位落泊公子,他什么都没有做,他直接就约美人上床,甚至急色急到没有认清来人就马上“亲嘴扒裤子”;后面还有一串秽词儿呢,我都没好意思抄。——乡下的苍蝇,又蠢又坏,被奸诈的王熙凤弄死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就这么一个人,从小到大,都是被打击、被批评、被凌辱的角色,为什么以为只要他招招手,美人就会任他凌辱?为什么面对一个条件比他好千倍的女性,他仍然自信满满?

我想,贾瑞惟一自信的是他的性别。他认为有生殖器就是他绝大的优势。

弗洛伊德认为,在生长发育中的女孩都有penis jealous(羡慕男性生殖器)情结。弗洛伊德的学说有片面和过时的嫌疑,早就被无数人批驳过了;但他所谈到的这种心态,无中生有——我觉得,并非是女孩有penis jealous情结,而是男性认为女孩有penis jealous情结。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过无数的大男子沙文主义者,其实都是基于这种假想。但实际上,所谓女性“羡慕男性生殖器”,不过是羡慕这种性别所能带来的种种社会特权与优势。

不知道弗洛伊德的学说,并不影响贾瑞们感受到男性相对于女性的绝大优势。他们潜意识里相信他们胯下的枪就是武器。殊不知,当这种武器不能为他赢得社会资源、社会地位,或者是更好的教育,更高的智商、才华、能力时,枪就是废柴。他们搞错了因果关系,以为有生殖器,就推导出他们必然占有优秀女性;实际上,却是有社会特权,才能占有优秀女性(或者不止一位优秀女性)。如果一位男性在享用了性别特权之后还比不上女性,那只能说明他是双重的失败。谁会羡慕一个loser?

所以贾瑞们向位于食物链高端的女性挑战(而非取悦)时,必然死得很惨。

以贾瑞为代表的男性为数不少。前几天,曾在某热门论坛里读到了一个热门征婚帖,带给我很大的欢乐。说的是一位体重两百多斤的离异带娃中年男,长途货车司机,技校毕业,有当地两套小房子,要求对方是年轻好看未婚的大专毕业生,必须要两套面积同等以上的房子,最好是公务员或教师,而且要温驯听话。听得令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这不是孤例。我还见过一个征婚帖,那位男士受过高等教育,年薪三十万,算是精英阶层了吧?他的要求是什么呢?对方必须肤白貌美长腿大胸,名校毕业,体面工作,负责全部家务,能容忍他经常通宵打牌,包揽除了男方奉献的500元生活费之外的所有家用……啧啧,哪来的这种优越感啊?500块钱你去哪找一个保姆兼性奴啊?

即便是真土豪,当他自以为是君临天下遴选年轻貌美的处女时,指定她们必须温柔贤惠时,旁观者一样会用唾沫把他淹死。这种人哪怕身家一百亿,还是一颗屌丝心。

所谓的loser,并不是穷,而是心智品行道德低于社会平均值的人,他们活成了一个笑柄。本来,缺乏自知之明,好高骛远,不能算是大错;这些问题男性当中有,女性当中也存在。但这一类男性之所以看起来荒唐可笑,因为他们不仅冒犯了常识,而且是以贬损对方的方式来抬高自我价值的。他们幻想着条件远远优越于他们的年轻女性,都会主动地拜倒在他们的性器官下,还能对她们颐指气使。

令人厌恶的是并不是那些费力地追逐、讨好、取悦的白天鹅的癞蛤蟆,他们是有努力的;而且那些指着天鹅骂的癞蛤蟆:不到他的碗里来呢,他就骂你嫌贫爱富;到他的碗里来呢,他还要你百依百顺。就这一点,很多男性连贾瑞都不如。

辜鸿铭说过,“男人是茶壶,女人是茶杯,一个茶壶肯定要配几个茶杯,总不能一个茶杯配几个茶壶”,这段话总是能引起很多赞同。人家知行分裂,是因为那是在新旧交替时期,情有可原;但今天还有大把暗暗惋惜婚姻制度再也回不到“一夫一妻多妾制”的男士们,就难以理喻了。他们遗憾再也不好享受齐人之福了。其实,恰恰相反,“一夫一妻”制度就是用来保护他们这些“loser”的。

可以想见,一旦可以允许一夫一妻多妾,就会有许多女性宁愿去做精英阶层的妾(每月只肯出500元家用的不在其列),也不愿做贾瑞们的妻,社会底层能娶到妻子的可能性大大减少;而中间的普通市民阶层,虽然有机会娶到妻子,但随着女性选择的增多,他们的选择会急遽减少。

而婚恋市场上的被淘汰下来的男性loser,为何总是这么狂妄自大?因为不狂妄的话,他们的自我认知正常,就可以找一个合适自己的姑娘好好过日子,就当不成loser了。他们是多么希望什么也不做,不用追求不用动心,就能让老天给他们一人发一个集美貌智慧财富于一体的性奴隶啊!

等到最后,他们只能一人买一个充气娃娃。

文/侯虹斌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 慢话人生  婚姻  选择  生活  女人  家庭  伦理  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邮件订阅更新内容
关于&联系
一些推荐:
友荐云推荐
百度技术支持
图标汇集
友情链接
控制面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