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江为什么总是陷害人入伙梁山?毫无道义道德! - 管理思维 - 慢点书栈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管理思维 / 正文

宋江为什么总是陷害人入伙梁山?毫无道义道德!

作者: 慢一点 发布: 2015-2-17 分类: 管理思维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  梁山好汉入伙或者叫聚义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心甘情愿的,有些人甚至都不愿意入伙,是宋江用尽了各种手段把人弄上山来,这也可以看做是另类的“逼上梁山”吧。对于前来征剿梁山泊的朝廷军官,把他们捉来,劝其入伙,可谓是一举两得,既打破了朝廷的军事部署,解除了梁山的现实危险,又增加了梁山泊的力量。但有些人并不是这种情况,人家和宋江和“绿林”根本就不沾边儿,是宋江一定要把人弄上山!究竟是为了什么宋江一定要这样干呢?仔细考虑一番,宋江拉这部分人入伙,都有他一定的目的和需求,因此他才会不择手段,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。下面就来看看宋江强拉几个人入伙的目的。

  一、 秦明

  宋江杀了人外逃,最后一站来到清风寨花荣处。元宵节,宋江到镇上观灯,被知寨刘高当作清风山上的强盗捉了起来。因为他的老婆曾经被清风山上的强盗王英捉去,要当压寨夫人,宋江为好救了他,却被这个女人恩将仇报当作“贼头”。花荣救了宋江,却被青州兵马都监黄信一起捉拿起来,准备解往州里。半路上,清风山燕顺等人不但将宋江救了,还把黄信围在了清风寨内。黄信只好申状告急,青州知府便请来了“青州指挥司总管本州兵马秦统制”秦明。

  秦明功夫当然十分了得,要不然日后也不会成为宋江的五虎上将。但是这个人“性格急躁”,短于思虑,被宋江、花荣等人略一用计,就中了圈套捉到了清风山上。对于这种情况,一般被捉将领只有两条路可走,投降或者是死难。燕顺也曾劝秦明投降,无奈秦明认为自己“生是大宋人,死是大宋鬼”,宁死也不肯“背反朝廷”。但宋江是需要这个人的,秦明不能死,就这样被放了回去。

  秦明来到青州城外看时,“原来旧有数百人家,却都被火烧做白地,一片瓦砾场上,横七竖八,杀死的男子妇人,不计其数”。等他来到城门前,却被城里人骂作是“反贼”,说昨夜杀人烧房的人就是他秦明。不用说,这都是宋江为了逼迫他投降用的手段,尽管有点儿卑鄙。严重的后果还在后边,青州知府不仅“已自差人奏闻朝廷去了”,在捉住他时“碎尸万段”,还把他的妻子老小全都杀了,让军士用枪“将秦明妻子首级挑在枪上”,让秦明看个明白。秦明只得再回旧路,漫无目的的走着,当然,肯定会有一伙人在等着他,这就是宋江。宋江的一个给“总管做媒”,另加“有个好见识”,再和花荣、燕顺等人这么集体一跪,秦明只好“归顺”。

  宋江为什么要用这般残忍卑鄙的手段拉秦明入伙?关键在于,宋江要有自己足够的势力,在青州清风寨这个局部环境中,少了秦明不行。实际上在这个时候,宋江已经有了上梁山的打算,这就是他说的那个“好见识”。因为他把颠沛流离逃亡江湖的原因说成是为了一个烟花女子,而不是因为私放晁盖。他知道,要上梁山,晁盖必定会给他一个很好的位置。但是,宋江不是一个甘居人下之人,他要上山,就要是一个说了算的人,要想说了算,必须要有实力,也就是要有自己的人,或者说,要有在晁盖面前说话管用的本钱。

  梁山上这时候的头领,有本事的是林冲和刘唐,其次是三阮,而三阮的本事更多的体现在水上。宋江手上,真正武艺高强的人只有一个花荣,这显然不足以抗衡林、刘两人,这就是秦明的重要性。后来有了黄信、吕方、郭盛和石勇,这军事将领的“武艺”水平,总体上已经高于梁山原有将领。尽管这次宋江没有上的梁山,假如是上了,宋江已经有了“替哥哥走一遭”的本钱。

  二、 江州帮

  江州帮包括李俊、李立、童氏兄弟、薛永、穆弘、穆春、张横、张顺、侯健、戴宗和李逵,由宋江发配江州时先后认识。在宋江和戴宗即将被处斩的刑场上,除了李逵,这些人都没有参与劫法场。在白龙庙杀退官军时,他们也是负责接应。也就是说,宋江上梁山,他们可以去,也可以不去,为义气上救了宋江,完事后他们可以回去重操旧业。本来他们干的大多是不法勾当,官府要治他们的罪,罪名有很多,像这种接应事情,官府查不出来。但是,宋江却在脱险以后,提出来要攻打无为军,活捉黄文炳报仇。为了义气,在这个时候,谁又能说不行?所以,尽管晁盖说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但江州这些人还是参与了攻打无为军。

  攻打了无为军,捉住并活剐了黄文炳,宋江又跪下来乞求,大家都跟着晁盖哥哥上梁山。他虽然说是去不去自愿,但“如今杀死了许多官军人马,……今若不随哥哥去,同死同生,却投哪里去?”有了这些话,宋江大喜,大家一起上了梁山泊。

  宋江为什么要给这些人设套,强拉这些人入伙呢?最基本的原因还是扩大宋江个人的势力。梁山原有好汉加上晁盖班底,共是十二个人,这可以看作是晁盖势力。宋江介绍的清风寨帮共是九个人,再加上这江州帮十二人,共是二十一人,可谓是绝对优势。

  这些人上山,还有一个潜在的标尺作用,他们大多是社会的底层人士,像侯健,武艺稀松平常,也不过就是一个裁缝,但他却可以给天下人一个启示,只要崇拜宋江,有那么个一技之长,愿意上梁山的,都可以成为好汉。

  三、 李应

  本来,祝家庄、李家庄和扈家庄是结成“军事同盟”的,说到底,这样的同盟就是防备成伙的强盗打劫。杨雄杀了妻子潘巧云,和石秀、时迁一同上梁山泊,路过祝家庄,这时迁贼性难改,偷了人家酒店的报晓鸡。争执起来,几个人还自认是梁山头领,这就来事情了,时迁被人捉了起来。杨雄和石秀走脱,遇见了李家庄的管家杜兴,杜兴说可以求一求他的东家李应,让他讲一讲情,把时迁给放了。按理说,几家既然是同盟关系,祝家庄这点儿面子应该给,但祝家的三个儿子可能认为祝家庄才是三家老大,独自对付梁山泊没有问题,就硬是把李应这个面子给驳了。当面争执起来,李应还中了祝家三子祝彪一箭。

  尽管如此,宋江要打祝家庄,李应还是保守中立,不站在任何一方。

  宋江打破祝家庄,顺便把扈家庄也给灭了,由于李应的关系,李家庄没有遭受战火。可是,祝家庄被灭以后,紧跟着本州知府就上门来问罪,说祝家庄告下他“结连梁山泊强寇”,要提他到州里“对理明白”。结果是,这些人都是宋江让人假扮的,他被劫持到了梁山泊,家眷同样被“取到山寨”,庄子“一把火已都烧做白地”。

  宋江为什么要强拉李应入伙?有一个原因,李应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名气,攻打祝家庄,宋江说的四条理由之一就是拉李应入伙。像晁盖、李应这种村族长,应该说对普通人更有号召力。还有一点,就是宋江需要粮食,这也是宋江说服晁盖攻打祝家庄的理由之一。宋江打破了祝家庄,除了留下给村民的粮食,还“得粮五十万石”。这五十万石粮食是祝家庄一个村子的,还是祝家庄扈家庄两个村子的,这个不好说。但是,三个村子能够联合,想必其规模应该是差不了很多,否则,村子太小,只能是依附,而不是联合。把李应拉上山,李家庄也一定有很多粮食会随之被“装载上车”拉到山上去。再一个就是李应这样的人不在了,李家庄这样的有能力自卫的大村寨也就铲除了,宋江的梁山,是不容许周边有这样的大村寨存在的。否则,即便是李应不会和梁山泊为敌,宋江总不好再向这儿来“借粮”吧!宋江上山,梁山泊来了一个爆炸式的发展,带来一个最急切的问题就是粮食的匮乏。宋江要借粮,即便是经过李家庄,也会担心这只“大雕”什么时候一展翅膀扑过来,毕竟,李家也是和祝家庄定过生死同盟对付梁山泊的。正所谓是鸟无头不飞,没有了李应,李家庄自然就会成为散落的庄户人家,宋江再来“征粮”绝无障碍。

  拉李应入伙,对宋江来说可谓是“一箭三雕”!

  四、 朱仝

  朱仝因为私自放走了雷横,吃了官司,被发配到沧州牢城。可是,沧州知府“见朱仝一表非俗”,心中喜欢,就不让朱仝去坐牢了,“只留在本府听候使唤”。朱仝是郓城县的都头,懂得这一行当的规矩,因此上给沧州府的所有当差的人“都送了些人情”,因此上大家“都喜欢他”。更巧的是,知府的小儿子喜欢朱仝,只要朱仝抱他。朱仝又会来事,经常给小孩子买一些糖果子吃,这知府更是喜欢的不得了。七月十五日,是一个“盂兰盆大斋之日”,按惯例要“点放河灯”,朱仝就带着这个小衙内去看灯。遇见了雷横,雷横把他引到吴用面前。雷横劝朱仝上梁山“共聚大义”,被朱仝坚决顶回去。

 回来后,小衙内不见了。还是这个雷横,又将他领到吴用面前。吴用说李逵是自己的伴当,结果是李逵把小孩子杀了。朱仝要和李逵拼命,一直追赶着到了柴进庄上。再经过柴进一番说合,这朱仝也就不由不上梁山泊了。不用说,这一切都是宋江要吴用做的精心安排。

  假如说,宋江让朱仝上山是为了报恩,那这种报恩方式也实在有点儿残忍了些!或者说,这根本就不是报恩,而是把人往死里整。朱仝对山寨里很多头领有恩,尤其是宋江,雷横说的很明白,是宋江让他来请朱仝。宋江也放过晁盖,晁盖也有过报恩行为,就是给宋江一些钱,让宋江过得更好些。虽然因此连累了宋江,但那不是晁盖的本意,也有宋江做事思虑不周有关。朱仝在沧州知府这儿过得好好的,宋江是知道的。吴用说:“服侍他人,非男子汉大丈夫的勾当”,足可证明宋江事前清楚朱仝的处境。宋江坐过牢,他应该知道朱仝花销不菲,假如只为报恩,就应该像晁盖一样,多给朱仝留下一些钱,再接受教训,不留下书信就是了。真要那样,当国家真到了“用人之际”,凭朱仝的本事,也是能够立功扬名的。即便不是这样,若遇到大赦,“天可怜见,一年半载,挣扎还乡,复为良民”,也是一条很好的出路。

报恩显然不是宋江拉朱仝上山的真正目的。

  宋江真正的目的,就是不允许朱仝走另一条路!假如朱仝那一条“立功正名”或者是“复为良民”之路走通了,那不是说明他宋江当强盗是胡闹吗?至少他写反诗是咎由自取,怪不得别人。拉朱仝入伙,一方面和别人表明他没有忘记了老弟兄,又有了一个和他相同经历的人,也可以说是一举两得。

  五、 安道全

  安道全是建康府人士,和梁山相隔千里,按理说和宋江扯不上关系,那想宋江攻打北京城不利,还得了重病,又非得这个“地灵星”治疗不可,这就转来转去转到了安道全身上。人是张顺认识的,请他也是张顺去的。安道全听说是宋江病了,觉得这样的“天下义士”,应该前去,只不过又因为老婆刚刚死去,“家中别无亲人,离远不得”,因此有点儿犹豫。实际情况是,他还在恋着一个妓女李巧奴。尽管如此,安道全还是和李巧奴说了,要随张顺去一趟山东。这个李巧女呢,“撒娇撒痴”,不愿意安道全走。实际上,这不过是李巧奴的一些敛财的手段,安道全真走,不见得她就会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来,因为在这同时,他还和截江鬼张旺有来往。而这个张旺,又正好是在江面上打劫张顺的人,这晚上也来到了李巧奴这里。张顺借机会杀了李巧奴和虔婆、正侍,留下了“杀人者安道全也”的血写的字,不由安道全不上梁山。

  表面上看,请安道全杀人是张顺所为,不干宋江之事,其实,这也是宋江的行事风格。假如宋江真正是“素怀仁义”、“纪律严明”,部下敢做这般事情吗?张顺杀了人栽赃安道全,回来后,宋江竟然没有一句责备的话,哪怕是有一句“以后可不能这样也好”!

  实际上,宋江或者是梁山非常需要安道全这样的人。我们可以把安道全看成是御医(后来这个人还真就当上了御医),那么他就是宋江这个梁山王国里的太医院院长;如果把安道全看作是军医,安道全就是这支军队医院的院长。无论是梁山众将们还是这支十来万人的军队,都少不了医生。张顺敢这样做,有两种可能,一是宋江和吴用平常议论过需要找这样一个人;二是张顺揣摩宋江的心理,梁山需要这样一个人。

  六、 卢俊义

  卢俊义就不用多说了,本博有专门文章论述。无论是宋江想建立一个宋氏王国还是绿林山头,都需要一个这样的人。尤其是这后一条,一旦大首领宋江有什么不测,梁山需要一个有能力领导这帮弟兄们的人,而这个人还必须是一个能够维持宋江“替天行道”,谋求招安路线的人。

  总之,不管宋江多么的标榜仁义,也不管他的口号是什么,现实需要才是第一位的,这就是宋江不择手段强拉人入伙的原因所在。

 

  来源:孙亦祖的博客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 管理思维  历史  管理  经营  道德  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邮件订阅更新内容
关于&联系
一些推荐:
友荐云推荐
百度技术支持
图标汇集
友情链接
控制面板